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整个上午我就在敲定方案,因为家中没有电脑,只好去了小区外头的网吧。
    大概中午的时候我接到了安澜的电话,她却在电话里很抱歉的告诉我今天不行了,因为她有急事还要去趟外地,说明天一定。
    我自然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正好我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完整整个程序设计方案。
    这一单,我必须拿下。
    虽然只有25万,但这是我唯一翻牌的机会。
    网吧里很吵,都是来打游戏的,只有我在这里做着不相关的事。
    一旦全身投入工作中,我就会忘记时间,连中午饭都没有吃,一坐就是一天。
    方案也完成得差不多了,我重新看了一遍修改了一些细节。
    正伸懒腰时,手机又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打来的,但我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你哪位?”
    “陈丰,是我啊!梁静。”
    听到这个名字时,我的大脑顿时“嗡”的一声。
    这个名字我太熟悉了,她是我大学同学,也是我大学时候的心动女神。
    那时候追她的人可不少,梁静这人很开放,也很性感,更是我们整个系公认的系花。
    但是她从来没有答应过我,或者可以更加阐明,是我那时候太穷了,根本没有勇气去接触她。
    毕业后我们就没有联系了,但是我那几年风光的时候她出现过,还来勾引过我。
    但那时候我已经有了我老婆,自然不会对任何人动心,我是一个很痴情的人。
    后来嘛,我们就成为了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我有一个客户还是她介绍的,来往自然就多了。
    但是我破产之后就没有联系了,挺现实的,我也不怪她。
    毕竟连自己的岳父母都闭门不见,又何必去在意一个与我并没有多少关系的人呢?
    “喂,陈丰,你能听到我说话吗?”见我不说话,她又问了一声。
    “嗯,能听到,怎么是你呀?”我很惊讶道。
    “是不是很惊讶?”
    “你说呢?”
    梁静是个很开放的女人,她也不绕弯子了,直说道:“哎呀!这不想你了么,怎么样?见个面呗。”
    我真的挺疑惑的,这妮子想干什么?
    她知道我现在破产了,为什么还要来联系我,有什么套路?
    我还没来得及拒绝她,她又说道:“你可别拒绝我,要知道咱们那么多大学同学,就我们关系最好了,现在我落魄了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不能拒绝我。”
    落魄了?
    我愣了一下,问道:“你咋了?”
    “想知道就出来见个面,你放心我又不是怪兽,不会吃了你的。”
    这么一想也对,我一个男的扭扭捏捏干什么,我又没做亏心事,干嘛前怕虎后怕狼的?
    于是我便答应了下来,她便和我约在了南滨路的一家网红火锅店见面。
    挂了电话我愈发觉得梁静有点奇怪,这么久了不联系,怎么突然在这时候约我见面?
    而且听她这声音,怎么感觉有点暧昧呢?
    我当然是不想和她有个什么,即便妻子出轨于我,但我们并没有离婚,我也不会做出苟且之事。
    但想想,其实梁静这人也挺好的。
    至少她从未打击过我,哪怕那时候我很穷,就是有点现实而已。
    然而在现实中,梁静这样的女人其实就是大多数女人的缩影。
    下午六点半,我们便在约定好的火锅店见了面。
    梁静今天打扮得很漂亮,超短裙加一件非常时尚的t恤,化着精致的妆。
    她只比我小一岁,但已经是29岁的她,看上去就像25左右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些年她保养得很好,皮肤还嫩得像是能掐出高原蛋白一样。
    而且她还是那么性感,无论是穿着还是妆容,都比她的同龄人大胆且知性。
    值得一说的是,她的胸真的大啊!
    要知道从学生时代起她就开始和男人滚床单了,据她亲口告诉我,她初中就破了。
    连这些都毫无顾虑说出来的女人,可以想象她有多开放了。
    火锅店的雅间里,我和梁静相对而坐。
    七七八八地点了一些菜,梁静就开始打开啤酒喝了起来,还说这么久没见面了,今儿个一定要好好喝一个。
    梁静喝酒很厉害的,大学时候很多男同学都不是她的对手。
    可是今天她似乎有点用力过猛了,一口直接干掉了整瓶啤酒。
    我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她,等她打开第二瓶时,我终于叫住了她:“吃点东西吧!你这一上来就喝这么猛,对胃不好。”
    梁静笑,却比哭还难看。
    她终于放下酒瓶,说道:“好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我了,真的,好久了……”
    我看着她,没说话。
    梁静又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就是贱,我真的是贱!”
    我这才意识到她今天约我出来没那么简单,她应该是受了什么伤,这是来找我诉苦来了。
    她又抓起酒瓶往嘴里灌。
    这次,我没有再阻拦她了。
    又一口喝掉了半瓶,她还是不动筷。
    我还是不管她,就想看她到底要说什么,转眼她就已经干掉两瓶啤酒了。
    我终于开口说道:“如果你是特意叫我来看你喝酒的,那我觉得真没必要继续吃下去了,我挺忙的……”
    “忙什么?忙着去送外卖啊!”梁静瞥了我一眼说。
    我心里很不舒服,她这话明显就是瞧不起我们送外卖的。
    我不再跟她多说,站起身来就准备离开。
    可她却忽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抬头望着我说道:“别走!我说错话了……”
    我回头的一瞬间,发现她手臂上都是淤青,一条一条,触目惊心。
    “你这手……怎么回事?”我吃惊的问道。
    “没,没事、没事……”
    她急忙收回了手,又赶忙将衣袖放下来遮住了手臂。
    我又不傻,自然看得出来那是被人打过的痕迹。
    谁会打她呢?
    我不禁向她问道:“这谁干的?”
    梁静没有回话,眼泪却流了下来。
    半晌后她才终于说道:“我老公打的,我现在已经跟他离婚了。”
    “你老公?”我很诧异,因为我一直觉得她没有结婚。
    梁静点点头,说道:“就是以前我介绍给你的那个客户,叶泽贵,你还记得吧?”
    我点头说当然记得,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跟他在一起了。
    梁静就苦笑,一脸绝望的说:“结婚后的半年对我还不错,后来就经常夜不归宿,每次回来就是烂醉如泥,对我拳脚相加……我理解他压力大,可她却从来没有理解我的感受。”
    看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摇头叹息一声,坐下来终于端起酒杯喝了口酒。
    这才开口说道:“离婚了就好了,以后把眼睛擦亮点吧!”
    之后她就没说什么了,一个劲的喝酒,我也不劝她了,兴许醉了就好了。
    可平时她是千杯不倒的,今天却才喝了几瓶就不行了。
    我想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喝酒就是容易醉,我也是这样,当时也没想太多。
    去结了账后,就扶着她往外面走,打算去附近找个酒店给她开个房间,先凑合一晚再说。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后面发生的事情颠覆了我的认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