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也就在我认出她的那一刻,她便向桥下纵身一跃,整个人直直地跳进了湍急的河流中。
    “扑通!”
    一声巨大的落水声随之传来……
    那一瞬间,我只感到头皮发麻,双腿都有些发软了。
    这座大桥距离水面大约有十米左右,如果落水姿势不好,那就相当于是摔在水泥地上。
    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了起来,快速跑到大桥边向下看去。
    苏水中的苏桃还在扑腾着,明显不会游泳。
    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又飞快地跑到离水边最近的地方,将手机扔出来后,顾不上脱掉衣服,便一头扎进了水中。
    我拼命地向苏桃落水的放下游去,好在河水不太急,要不然又会像上次在长江里救那名小女孩一样。
    没一会儿,我就已经游到了苏桃身边。
    而她也出于本能,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这是人面对求生时的欲望。
    可是这种欲望也会害了施救者,因为被救者往往情绪是非常激烈的,很多施救者也会被连累。
    所以在苏桃抓住我胳膊的那一刻,我便飞快地将她的手拿掉,然后用手抬住她的下巴,对她说道:“你冷静点,不要乱动!”
    她依旧不停挣扎,却好似要将我踹开。
    虽然本能让她想要获救,可是她真的想死,所以一直用脚踹我。
    我只能忍受着被她踹的疼痛,继续带着她往岸边游。
    可是她却死命地拖住我,甚至将我拖入了水中,呛了我两口水。
    我只好挣脱她浮出水面,强烈的咳嗽了起来。
    回头一看,苏桃却已经完全沉入了水中。
    我只好再次钻进水里,睁开眼睛看着她的方向,再次游去。
    她也被呛了几口水,整个人已经有些昏昏沉沉了,没有力气挣扎的她,终于被我弄到了岸边。
    同时,高胜也跳进水里来接我。
    我们二人合力才将苏桃救了起来,可是她已经陷入了昏迷。
    顾不上那么多,得赶紧施救。
    想起上次在长江里救起那名落水的小女孩,顾明是如何给施救的。
    我也顾不上身体的疲惫,立刻对苏桃急救起来。
    仰卧位,将她置于地面上,然后清理口腔异物,接着便是人工呼吸来对她心肺进行复苏。
    同时保持保持频率按压胸腔,直至吐出被呛进肺部的水。
    另一边,高胜也急忙拨打了急救电话。
    等待救援的时间里,我们轮换着给苏桃进行心肺复苏。
    终于,一口水吐了出来。
    苏桃也因此清醒过来,整个人无比虚脱,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不过好在,是抢救过来了。
    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坐着后,苏桃突然就大哭了起来。
    说实话,那一刻,我挺自责的。
    因为她自杀多半是因为我把她逼紧了,她肯定是拿不回那几分设计图的,所以无路可走的她,选择了自杀。
    可偏偏让我路过遇见了,这大概就是巧合吧!
    要不是高胜叫我走了,我可能还要在厂里再停留一会儿,那也许就遇不到她了。
    苏桃还在不断大哭着,整个人本身就很虚弱了,她这一哭,显得更加的狼狈。
    我终于开口对她说道:“你别哭了,就这么点事,至于寻死吗?你父母把你养这么大,你就这么死了,对得起他们吗?”
    她还是不停的哭着,将头埋在双膝间,整个身体不断颤抖着。
    我再次怒喝一声:
    “你别哭了!那设计图我知道你是拿不回来的,可是你明明知道这是犯法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不起!……陈总,我真的对不起你,你让我去死吧!我活着也没有意义……”
    “还想死吗?刚才为了救你,我都差点被你害死了,你能不能理智点!”
    她依旧梨花带雨的哭着,一边哽咽着说道:“我没办法,我走投无路了……陈总,我真的不是有意要这么做的,我对不起你……”
    看她这样子,难道是有苦衷?
    于是我对高胜和黄勇说道:“你们俩先去车上等我吧,我跟她单独聊聊。”
    俩人点点头,便先回了车上。
    我这才坐在苏桃旁边,本来想抽支烟,可是烟刚才忘记拿出来了,此刻全湿透了。
    我苦笑一下,这才开口向她问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如果你真的是有苦衷,我也可以理解的。”
    她似乎不愿意说,依旧低头沉默着。
    我又只好说道:“你不说,那我就报警,让你去跟警察说了。”
    她这才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脸上依旧没有血色,表情万分痛苦的样子。
    我又对她说道:“说吧,把你的苦衷告诉我,我相信你不会为了三十万这么做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总,我……”
    “没关系,如果你觉得这是你的秘密,我可以为你保密,我发誓!”
    在我坚定的眼神下,她再三犹豫后,终于颤颤巍巍的对我说道:“天语服饰的副总是我以前的老师,他威胁我将设计图交给他。”
    我愣了愣道:“你说周博?”
    苏桃轻轻点了点头。
    “他怎么会是你老师呢?”
    “是的,他是我大学时候的助教。”
    我一阵唏嘘,又问道:“他怎么威胁你了?”
    苏桃又突然低下头,好像很难以启齿的样子。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不能说吗?”我又说道。
    “他说,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他就要把我的事情发到网上,公之于众。”
    “你的,什么事情?”
    在我一步一步的探索中,她终于说了出来:“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天他借着要给我复习资料的理由,把我叫到了宾馆,然后……对我实施了强奸!”
    我不知道一个女生说出这番话来,需要多大的勇气,难怪她如此难以启齿。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也很难受,感觉像是喘不过气来一样。
    平复了好一会儿后,我才对她说道:“对不起啊!苏桃,我不知道是这样……”
    她绝望般地摇了摇头,说道:“是我对不起你,偷走了那么重要的设计图,害得公司现在都破产了。”
    我叹了口气说道:“谁说公司破产了?虽然这几份设计图很重要,但不至于破产。”
    “那为什么我刚才回去时,看见有两辆大货车来把设备全都搬走了?”
    我笑了笑,指着路边停着的那两辆货车说道:“是这两辆吧?”
    苏桃转而向路边看去,点了点头。
    我又笑着对她说道:“不是破产了,是我找来的货车,我们得搬去新厂区了。”
    停顿一下后,我又对她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这种情况,你之前应该跟我说清楚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