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咳咳咳!”
    “哗啦啦!”
    随着几声咳嗽声,杜青雪肚子里的水,吐了出来,幽幽转醒。
    “谢天谢地,青雪醒了。”村里的宋大娘受惊说道,“要不是刚才的老乞丐会水救了青雪,青雪就被淹死了。”
    杜青雪头晕目眩,睁开眼睛,看向身边的人,深藏在内心的记忆,喷涌而出。
    这是杜家村的宋大娘,曾经跟她娘亲的关系不错。
    杜青雪顾不得说话,爬到溪水边,看向水中的倒影。
    这正是她十二岁,溺水被救当日,也是她娘亲受辱投河之日。
    就在这时候,身后传来刻薄尖厉的声音。
    “你个没用的死丫头,不好好洗衣服,猪八戒照镜子,有什么好照的。”
    大舅妈李桂花跑过来,脸上的肥肉因为张大嘴咒骂,颇为狰狞恐怖。
    李桂花恶狠狠地高高举起大手,打杜青雪。
    杜青雪已经不是前世的那个胆小怯懦的小姑娘,她在乱坟岗上做了十年的孤魂野鬼。
    生前,娘亲被逼死,她和弟弟被亲人卖掉。
    天真单纯,错付男人,被陷害,被活活打死,她不愿意投胎转世,变成了厉鬼。
    心中有恨,她要复仇。
    惨痛的下场,让杜青雪意识到。
    报仇,不能只凭美貌,不能指望别人,而是靠脑子,靠自己,靠学到的各种本事。
    她在乱坟岗上,跟所有一技之长的人学习,学到了一身的本领。
    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
    杜青雪屏息凝神,快速挪动身体,离开原地。
    李桂花没有打到人,手上和身上的惯性,没有及时卸下去,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冲。
    “哎?哎?”李桂花一边喊,两只胖手一边在空中胡乱划拉几下,挣扎着,但毫无用处,身形一晃,“噗通”一声,落入水里。
    杜青雪可没闲工夫跟李桂花浪费口舌,更不想浪费时间。
    “不要打我,不要打死我。”
    杜青雪假装露出慌乱的表情,披头散发,瞪大的双眼黑黢黢,被河水浸泡的皮肤皱巴巴的。
    娘亲此时很危险,杜青雪转身,不管不顾地往村子里跑去。
    即使后面的李桂花在水里不停扑腾,不停叫骂,杜青雪充耳不闻,用尽全力往前跑。
    身上的衣服湿了,随着她的跑动,水珠低落在地上。
    秋风冷,但没有她的心冷。
    杜青雪一边跑,一边抹眼泪。
    老天爷让她重生回来,她一定要挽救娘亲,一定要找出侮辱娘亲的流氓,恶棍!
    “娘亲,等等我!”
    “老天爷,只要能让我赶在娘亲受辱之前回家,我杜青雪对天发誓,将来一定行善积德。如违此誓,天打雷劈!”
    杜青雪不停地祈祷,希望老天爷能够听到她的祈祷,希望她能够扭转娘亲的悲惨下场。
    杜青雪跑到家门口,发现大门紧闭,而且还从里面拴上了。
    一股冷意和绝望从杜青雪的脚底传到头顶,难道还是来晚了吗?
    如果不能挽救娘亲被强暴被污蔑被投河浸猪笼的下场,她要这重生有何用?
    现在正是秋收农忙,村里老老小小都在田里干活。正常情况之下,这个时间娘亲杜云岚也在田里。
    可偏偏在这时候回来?
    她心里有很多疑问,至今想不明白,但凭借这一点疑问,杜青雪可以肯定,杜家有害死娘亲的内鬼!
    杜青雪顾不得多想,跑到巷子里。
    谢天谢地!
    在乱坟岗上跟那些孤魂野鬼学到很多技能,武功就是其中之一,现在就派上了用场。
    杜青雪两手两脚撑着两家的土墙,动作伶俐地开始爬墙头,轻轻进入院落。
    她能听到娘亲房间门没关,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靠近还能听到娘亲的呜咽挣扎之声。
    杜青雪看到大门口有一把镰刀,这应该是娘亲用的镰刀,快速捡起来。
    杜青雪眼神愤怒,拿起镰刀就冲了进去。
    一定砍死这个龟孙子!
    前世到死,她都不知道强迫娘亲的男人到底是谁。
    现在这个恶棍被她堵在屋里,杜青雪目呲欲裂,两眼赤红。
    恨意充斥心间,不死不休!
    此时一个壮汉蒙着脸,压着杜云岚,有力粗糙的大手压住杜云岚的两手,故意捏着嗓音,恶狠狠地威胁。
    “臭娘们,早就想弄你了。今天老老实实的,我也让你舒坦。要是你不老实,我弄死你,再弄死你女儿。”
    “呜呜呜······”屋里的杜云岚此时被压在床上,嘴巴被堵上,不能喊,不能呼救。
    那双好看的大眼睛里,眼神绝望痛苦!
    谁能来救救她啊?
    她死了,女儿和儿子才十二岁!
    还没成人,靠谁啊?
    就在杜云岚绝望,准备认命的时候,突然看到披头散发的女儿,浑身湿漉漉的,拿着镰刀,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床前。
    杜云岚瞪大眼睛,不停摇头,希望女儿快点离开,害怕眼前的恶棍,连女儿也不放过。
    杜青雪高高举起镰刀,用力朝着恶棍的脖子砍了过去。
    倒要看看欺辱娘亲的龟孙子是谁?
    前世这个恶棍欺辱了娘亲之后,在村里人冲进来“捉奸”的时候,爬墙头逃跑。
    只留下衣不蔽体,浑身惨不忍睹的娘亲。
    明明是娘亲是受害者,可这些人却说娘亲私通外男,一定要娘亲说出来那个男人是谁。
    可娘亲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村子里几个心思恶毒,跟杜家不睦有仇几户人家,上蹿下跳,置娘亲于死地。
    杜家并没有尽力周旋,居然同意了,眼睁睁地看着娘亲杜云岚被投河浸猪笼。
    这杜家人真的是娘亲的亲人吗?
    杜青雪怀疑!
    杜青雪准备以后寻找真相,现在她要报仇雪恨,抓住这个恶贯满盈的恶棍浑蛋。
    正要行凶动手的恶棍发觉身边有人,猛地转头,吓了一跳,瞳孔剧烈收缩。
    杜青雪手里的镰刀原本朝着恶棍的脖子上砍去,在恶棍转头的时候,位置偏了。
    镰刀砍在了恶棍脖子往下靠右的地方,而且深入骨头。
    鲜血直流,皮开肉绽。
    “啊!”一声惨叫,恶棍疼得龇牙咧嘴,面部肌肉扭曲,眼神狰狞,“一点声音没有,跟个鬼一样。”
    【作者有话说】
    开新书,林溪求支持,就点赞。
    一定会写出来更加精彩的故事,感谢大家的支持。
    - 肉肉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