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她心里,对素未蒙面的亲人并没有那么向往,儿女才是最重要的。
    杜青雪点头,“娘,我记住了,不会胡来。”
    杜青山面露犹豫,然后问:“娘,你也不用担心。不管你的身份如何,都是我们的娘亲。别人欺负你,我和姐姐绝对不同意。”
    小铃铛脆声说:“我也不同意,欺负杜姨,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小石头哼哼一声,“欺负杜姨,我一把药,把他们都毒死。”
    豆豆胆子小,而且性格比较温和,从来不会喊打喊杀的,挠了挠头,“我做得榔头不错,给他们几榔头?”
    杜云岚原本有点紧张的心,突然放松了,她还有这么多孩子呢,都很有本事,“好,都是我的好孩子。”
    就在杜青雪等人议论熙云国女王的时候,理藩院下面的各国使团,已经住进各家的驿站。
    熙云国女儿身上繁琐而又隆重的装束,已经被换下来放在桌子上。
    熙云国女王看向铜镜里的人,眼神惆怅。
    再次回来,如果找不到女儿,她这辈子可能没有机会再来大周第二次,有生之年,见不到女儿了。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留在大周的人,找到一些线索。在京城发现一个女子长得跟她长得相像,调查之后,发现这个女子长大的地方,她逃亡路上曾经在那停留两天。
    中了计策,孩子被人抢走了。
    得到这个消息,不管是真是假,她来了。
    虽然她们家族身体一向很好,长寿的人很多,但她毕竟上了年纪,隔了千山万水,趁着她还能走动,来达州一趟。如果能找到,她一定尽力弥补女儿。如果找不到,她也死心了。
    翌日,杜青雪专门空出来一天,带着弟弟和娘亲,小铃铛,小石头,还有豆豆,一起出门逛逛。
    因为使团来京城,所以这段时间京城越发热闹。大街小巷都是人,看热闹的,做生意的,络绎不绝。
    杜云岚想给女儿和小铃铛添置首饰,然后去了珍宝阁,挑选了几个款式,觉得不错,大手一挥,买了。
    现在有亲婆婆的嫁妆在手,她手里有很多银子,非常宽裕。不仅能给几个孩子们准备像样的聘礼嫁妆,以后还能帮衬儿女。
    逛了街,到了中午,去醉仙楼用膳。
    事先已经定好包厢,到了直接被店小二送入包厢。
    杜青雪笑了笑,“最近京城很热闹,多出来走走,多看看。小铃铛,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经常陪着娘亲出来。”
    小铃铛点头,眉开眼笑,“姐,我可喜欢跟着杜姨出来了。每次出来,杜姨都给我买很多东西,吃的用的,我可开心了。”
    小石头笑笑,“我倒是不想这么多人,咱们现在赶路的事情,都比以前花费时间更长。”
    豆豆挠头,“我觉得人多挺好,最近我们木器店的生意,比以前好了很多。我师傅说了,这个月给我发工钱,到时候我给大家买糖葫芦。”
    “好,等你的糖葫芦。”小铃铛笑道,“狗子哥和毛蛋哥不在,如果知道咱们做京城这么开心,一定很羡慕。”
    事实也是如此,正在阳明观看着京城的来信,狗子和毛蛋眼神颇为哀怨。在杜家村,每天除了学习,干活,真的很枯燥。
    虽然曾经在云游的时候,凶险无比,现在他们好了伤疤忘了疼,又想出去了。
    杨观主没注意徒弟们的幽怨,专注地看着眼前的信件,手指不停在上面点点。
    这一次,那个变态一定会来。
    杨观主觉得对杜青雪真正的考验,来了。
    药老头看到师兄的表情,隐约猜到一二。有心提醒杜青雪,但理智让他停下来。
    阳明观责任重大,如果继承人不能通过考验,那就让出来阳明观的位置,留给更有能力的人,否则可能会丧命。
    为了杜青雪好,药老头还是压下想要报信的冲动。
    杜家村一派祥和,但最近来了一些颇为陌生的人打听村子里在三十多年前有没有捡到一个女婴。
    村子里王婆子是个百事通,而且天热,经常在外面纳凉,在村口的大树下做针线。
    听到有人问,王婆子心里咯噔一下,上下打量这些皮肤比较黑的人,问:“你们为什么打探被抛弃的女婴啊?既然抛弃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想着回来找呢?”
    刚才问话的男子,听到王婆子的话,脸红解释,“在下央厝,我家主子当年不是故意抛弃那个女婴,而是被人追杀,逃跑路上被抢走了。这些年一直在寻,现在找到一些线索,我们才找到这里。”
    王婆子听到这话,“你家主子是谁?”
    央厝回答:“暂时还不能说。”
    “既然你不说,那我们也不说。”王婆子底气十足,这里是杜家村,阳明观就在附近,这些人敢胡来,阳明观的那些侍卫不会不管。
    央厝听到这话,跟同伴相互看了一眼,“这位大娘,其实我们能查到这里,证明我已经得到一些线索。你们村里是不是有个叫杜云岚的女子?”
    王婆子又是一愣,大喊一声,“阳明卫救命啊,有人来找麻烦。”
    先不管那么多,不能让这些人轻易走了。既然是来调查云岚的,先把他们抓住了,问清楚到底是谁。
    几个老太婆的声音很大,吓得央厝一愣,连连后退。只是阳明卫的动作,比他们更加迅速,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不一会儿,中了软骨粉的央厝几个人就被绑住,捉到了阳明药坊。
    药老头看向那几个异于中原人的长相,问:“你们来自哪里?找杜云岚作甚?”
    央厝不敢大意,本来只是一个很小的任务,只要查找杜云岚的底细,并且找到主子当年放在杜云岚身上的证据就行,但出师不利,刚行动,就被几个老娘们坑了。
    “我们知道我们要查的人,跟你们阳明观的人有关系,你们的少观主是我们要调查女子的女儿。我们没有恶意,我们就是想找找当年的事情,当年的证据。”央厝回答,“至于我们的身份,真不能说,你就是杀了我们也不能说。”
    杨观主从外面进来,恰巧听到这些人的话,低头仔细打量央厝和那几个人的长相和口音,问:“熙云国来的吧?”
    - 肉肉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