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市长和他的两个美丽儿媳妇 作者:肉书屋

    第1节

    市长和他的两个美丽儿媳妇

    时间是1997年7月23日,石磊的母亲孟秋华将石磊推醒,不等石磊发觉任何异常来不及做出任何奇异的举动,便露出颇为埋怨的表情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还在睡?赶紧去学校报志愿啊!”

    直到房门被关上的声音传来,石磊才一个激灵从床上直接滚到了床下,抱着那床薄薄的毛巾被,呆若木鸡。没有什么比眼前的一切更加令人吃惊的了,更没有什么比陡然看到死而复生的母亲让石磊为之震撼的了。

    连续抽了自己几个耳光,面颊上的疼痛让石磊得知这一切并非虚妄,但是犹自不敢相信,从地上爬了起来。眼前的穿衣镜里,是那个瘦瘦弱弱处于青春发育期末端的少年,脸上那几颗突兀的青春痘,隐约传来轻微的刺痛,用更丰满的表象证实着这个让石磊无法相信却不得不相信的事实。

    “做了一场梦?”这是石磊脑子里闪现的第一个念头,可是,梦里那二十年真实的沉浮,那些折辱,那些轻狂,那些如履薄冰的小心翼翼以及那些肆意张扬的摧枯拉朽,都宛如电影的画面闪现眼前。

    即便这些都是梦境,可是那些活生生的面孔,那些或老谋深算,或懵懂无知的表情,似乎都在警示着一些什么。

    “不可能是梦!”石磊在心中默默的下了断言,那么,是所谓重生???

    更加难以置信!

    在那一世姑且称之为那一世吧。在那一世里,石磊是个苦人儿,可是也领略了最为壮丽的景观,在许多个深夜之中,他看着身旁熟睡而满足的年轻娇躯,也会暗自长叹,哪怕是经历了常人不可数的内心负重,却也得到了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富贵荣华,或许在这一刻死去自己也该心满意足了,至少这一趟人世间没有白来,该尝试的都尝试过了。只是,如今突然发现那二十年的光景仿若一场浮云,石磊却又无法承受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潮涌动,昨日是何日?今日复又是何日?

    那一世也看过一些关于重生描写的小说,对于这个词语石磊并不陌生。只是,那些小说里,重生之前所伴随的都是死亡,没有死亡便没有重新来过的一生。而石磊,昨夜分明带着一个新晋想要攀上高枝的小模特,长腿细腰,疯狂了整整一夜,直到天色发白才恍然睡去。而一觉醒来,却发现早已因病离去的母亲站在自己的床边,将自己唤醒。

    如此看来,石磊的经历倒仿佛更像是《太平广记》之中的淳于棼,只是淳于棼去了蚂蚁的帝国,而石磊却是沿着自己的人生轨迹行走了二十年,却最终回到起点。无论是一场大梦,又或是从头来过,那二十年的生活断然做不得假,其间一切也必然与现世生活息息相关。

    床头上是带日历的电子钟,上边的时间清楚的告诉石磊此刻是他十八岁的那年,若不是母亲的出现,石磊定然会以为被人恶狠狠的戏弄了一把。但是,死而复生的母亲却如此真实的坐在他的对面,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帮他盛着一碗白粥,还递给他一根仍旧冒着热气的油条,这又让他如何不相信?

    小心翼翼的没有在母亲面前流露出任何的异象,反倒是看着四十出头的母亲眼角刚刚显出的几丝皱纹,石磊的心中涌起几分久违了的亲情。

    在那一世里,母亲将会在四年之后撒手离去……

    口中含着白粥,油条刚刚递到嘴边,石磊却蓦的一惊。

    1997年,那岂不是说父亲将会在今年死去?

    石磊的父亲,石为先,本是江苏省千年古城扬州市的副市长。虽然在八名副市长里也只是忝陪末座,但是四十岁刚出头的年纪,依旧被许多人所看好,未来的前途可谓不可限量。

    一场大祸,却让石为先横死,这也同时给石家带来了灭顶之灾。

    一位年轻的副市长死于灾祸,虽然不敢说震惊朝野,但是在偏隅一方的古城扬州,还是颇为引人关注的大新闻。尤其是在石为先死后,这场灾祸更是被归咎到了石为先的头上,一时间,原本就是空降干部在本地缺乏群众基础的石为先,成为了扬州市民口中的罪孽深重者。虽然说人已经死了,责任无法追究下去,但是孟秋华却已经无颜在扬州呆下去。

    好在石磊正好考上了省城的大学,孟秋华辞去了教育局的工作,随着石磊一同去了省城,在一所民办的中学里担任老师一职。但是丈夫的横死,以及遭受的种种变故却让孟秋华积郁成疾,四年之后最终撒手而去。石磊刚刚大学毕业,还来不及向母亲展示自己的学士证书,就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成为了孤家寡人。

    “妈,老爸呢?”石磊心头风起云涌,但是面上却强自镇定,将手中的油条横在粥碗之上,仿佛随意的问到。

    孟秋华听到石磊问起石为先,叹了一句:“仲后公园山体滑坡,听说不少人被困在防空洞里了。这些事都是该你父亲分管的,一大早就被电话叫走了。”

    石磊听闻此言,心头更是大骇,他作为拥有之后二十年记忆的人,当然知道自己的父亲,原本前途无量的副市长就是在这场灾难之中被第二次坍塌的土方所掩埋的。而孟秋华虽然眼角流露出担忧之色,但是那也只是对于那些被困防空洞的普通百姓的悯怜之情,她不会知道,自己或许就在今日便会失去家中的支柱。

    脑中急速的调动着早已被尘封多年的记忆,石磊惊讶的发现,这些年来,自己小心翼翼的将那段悲恸的记忆埋藏在大脑的深处,此刻居然显得模糊了,许多的细节都再想不起来。能够记得的,只有1997年7月23日这个清晰无比的日子,以及石为先最终死于山体二度滑坡最终引发的大面积塌方。石为先的忌日,石磊是永不能忘的。

    但是即便是这模糊的记忆,也让石磊想起山体二度滑坡是发生在下午,此刻不过是早晨九点多钟,石磊还有大量的时间可以仔细的去回忆。但是无论如何,石磊都要把自己的父亲从死神的手里夺回来。

    “或许,上天安排我重生在这一天,就是为了让我改变石家的命运,否则,为什么偏偏是这一天呢?”石磊喝下碗中最后一口白粥,心里默默的想着。

    孟秋华急急忙忙的收拾好碗筷,见石磊从醒来到现在一直都显得有几分懵懵懂懂的模样,不由得说道:“石石,今儿可是大日子,你千万把稳了填写志愿,不要好高骛远知道么?”

    石磊恍然从追思之中惊醒,看着自己的母亲,点点头笑道:“放心吧,妈,今儿的确是个大日子。”只是,石磊知道,他所说的大日子跟母亲所说完全不同。

    填写志愿这种事情,石磊并不需要太多的操心,他不会认为自己这只小小的蝴蝶扑扇翅膀能够引起多大的飓风,至少高考的录取分数线以及学校的归档分数线是不会改变的,那一世石磊考上了省城的吴东大学,重生之后想必也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时间还有富裕,而且石磊也需要时间来仔细的回忆1997年……哦不,就是今年的今天,究竟还发生了哪些事情。为什么死于山体滑坡的父亲最终会被打成罪人,这只能说明仲后公园的山体滑坡事件,并非天灾,而是人为之祸。石磊现在的任务不仅仅是将自己的父亲从死神手里抢回来,他还必须弄清楚,这场人祸究竟是因何而起。

    在那一世里,哪怕石为先的罪名已经是铁板钉钉,石磊和孟秋华自始至终也无法相信,儒雅的石为先,家里的好丈夫好父亲,会是这场人祸的罪魁祸首。如果是他做的,总要有些相应的好处吧,可是,无论外界如何传闻,石磊和孟秋华都知道,自己家里除了的确享受到一些作为领导干部家庭的特权之外,并没有任何涉及到石为先用手中的权力交换来的东西。没有获利,如何有罪?

    在学校见到了那些记忆中早就模糊的甚至无法辨认的面容,石磊清楚的记得,自己两年前转入这所学校,由于贵为副市长之子,校长、老师们是如何对待自己的。而当父亲的死讯以及罪名传出去之后,这些往日里的笑容又都变成了什么模样。虽然石磊不至于因为这个去痛恨他们,毕竟他们也只是表达对于一名“腐败堕落官员”的不屑,但是石磊也的确无法再将他们当成师长那样去尊重。这一切,只能说是人性使然罢了。

    此刻,教导主任以及班主任的笑容自然还是亲切可嘉,绝不会对石磊有任何的不满,事实上,作为副市长的公子,石磊从来都没有半点仗势凌人的脾性,学习自觉且成绩出众,老师们一直都将石磊视为优秀学生的模板。

    石磊从教导主任手里拿过志愿表,并且听到她亲口说出自己的高考成绩,即便早已记不清那一世里自己的高考分数究竟多少,他依旧毫不犹豫的在第一志愿的栏目之中写下了“吴东大学”四个端端正正的大字。他不想改变什么,大学里的那些同学,并不知道石磊家中的变故,在那些同学的眼中,石磊大概只是一个极为低调和沉默的学生,成绩出众但却寡言少语,又是走读,几乎和校内的同学没有私下的任何来往。只是,这一世,大概会不同。

    教导主任和班主任对此都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以石磊全校第一甚至于在全市也极有可能排进前十的分数,如果不想冒险的话,吴大的确是最佳的选择。他们对于石磊的稳重和成熟,表示了相当的欣赏。

    原本还想跟石磊再聊些什么,但是石磊已经没有心思跟他们周旋了,他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把石为先救下来,并且为他洗刷罪名。

    “老师,今天家里有客人,我就不在学校多停留了。过两天想要请几位老师在家里吃个饭,表示对于这两年老师们培养我的谢意,还希望两位老师可以拨冗参加。”

    教导主任和班主任对视一眼,欣慰的一笑,说了几句客气话,便任由石磊离去了。

    离开学校的时候,石磊看到几张曾经有些熟悉的面庞,却并没有太多停留之意,在那一世里,他虽然在高中阶段有不少的好友,但是最终却只有张一松一人仍有来往,其他的人,早已从石磊的生活里完全割裂开去。这一世究竟会如何,石磊不知道,即便要改变什么,也不会是在现在。

    不过,这倒是让他想起高中时代坐在自己前一排的那个女孩儿,白衣飘飘如雪,石磊少年的心中,曾经对她有过些许的幻想。在那一世里他自然和这个女孩儿再无交集,这一世呢?

    出了校门,石磊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去仲后公园。

    “那边整个都被封锁起来了,仲后公园防空洞塌了,听说正在戒严呢,过不去啊。”司机如是说。

    石磊点点头,这早在他的预料之中:“师傅,你把我送到扬州博物馆就行了,我到那儿有急事,麻烦您了。”

    司机这才嘟囔了几句,似乎有些不情愿的朝着仲后路的方向驶去,大概早已预料到那边的路况不会太好走,过去容易掉头出来会有困难吧。

    扬州市并不是什么太大的城市,虽然在古代也是江南繁华之地,但是早已繁华不再。出租车行驶了不过十来分钟,石磊便已经看到了熟悉的扬州博物馆的高大台阶。

    付了钱,石磊跳下车就往仲后公园的方向跑去,很快便看到十几辆消防车横亘在路上,一些身穿警服的民警正将看热闹的民众拦阻在外。

    “我是石副市长的儿子,我叫石磊,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见我的父亲,麻烦你们让我进去。”石磊站在一个民警的面前,异常沉稳的越过那些民警观察仲后公园之中坍塌的山体。

    两个民警面面相觑,虽然不知道这个少年所说是真是假,但是却也不敢像是对待普通的百姓那样严厉的将其拦阻。

    “李队,李队,外头有个少年说是石副市长的公子,说是有急事要见石副市长。”其中一个民警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对讲机,向里头负责救援的负责人通报了情况。

    李队?石磊的脑子里在迅速的过滤,这大概是市公丨安丨局的某个队长。可是一来自己几乎没有跟市公丨安丨局打过交道,二来年代也太过久远,石磊的记忆里实在想不起这样的一个人。

    第1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