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市长和他的两个美丽儿媳妇 作者:肉书屋

    第92节

    一句话,张一松彻底偃旗息鼓:“石石,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儿面子?”

    看到这哥俩儿也是铁打的交情模样,众人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石磊敬了王氏兄弟一杯酒之后,被称之为老包的此地老板走了进来。

    一个四十岁附近的中年男子,眉头上有道不深不浅的疤,刚好把眉毛拦成两截,眼皮子上浅浅的一道。估摸着是年轻的时候跟人打架动刀子留下的。

    刚进门,老包就笑着对王氏兄弟点头,手里的烟也恰到好处的撒了开来:“您几位别开口,我已经知道是什么事儿了。那是文化局分管我们这个口子的领导家里的小舅子,自己是做石材生意的,倒是我们这儿的常客。刚才就跑来找我了,我听说是7包的,立刻就告诉他活该。不用诸位提,我已经替诸位教训他了。”一边说着,一边帮着几人点着了香烟。

    “那家伙自己也吓着了,刚开始还骂骂咧咧,一听到几位的名字顿时吓趴了,这会儿连客户都不陪了,直接回家避风头了。我是这么想的,诸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跟他这么个夯货计较也没多大意思,反正也给了他教训了,这事儿是不是就这么算了吧?今晚我请客,喝多少都算我账上。”嘴里说着话,眼睛却扫量着石磊和张一松,心说刚才是哪位小阎王?

    根据那家伙的话,包间里就只有石磊和张一松年纪符合,至于相同年岁的王小齐,老包认识。听到这话,石磊笑了笑,只要那家伙不想着找蒋风约的麻烦,他还真不想多计较。甚至要不是他最后破口大骂用词极其肮脏,石磊连那一拳都省了。王大齐见石磊没有任何追究的意思,也就笑着说道:“我也没打算追究什么,只是开车的那位是我父亲一个世交家的女儿,我管她叫声妹妹的。那丫头跋扈了点儿,我只是想问问那人的手臂怎么样?没断吧?如果断了送去军区总院,就说是我介绍去的,肯定给派最好的大夫。”

    几句话,算是点的透透的了,让这位老包心里明镜似的。

    王大齐的父亲无论是不是闲职,那也是肩膀上扛着一颗金星的将军啊,他世交的女儿,还跋扈了点儿,语焉不详的,但是却足以让老包产生一种错觉,认为蒋风约家里少不得也是个将门之后。回去之后肯定少不了狠狠的敲打那个男人,让他彻底断了报复的心思,记住的车牌号就恨不得当场能忘记才好。

    “您费心了,他手没断,就是点儿皮外伤,抹点儿红花油就好了。”老包心里同时又想,王大齐连提都没提后来那拳的事情,闹不好出拳的比那位开车的妞儿更牛|逼,更是连打招呼的心都省了。“还不赶紧给几位安排一下,把新来的那几个吴师大的大学生喊进来。”老包转脸训斥服务员,又给石磊诸人赔了几句不是,各自敬了杯酒,看到手底下的人带着女孩子们进来了,这才离去。

    出门之后,老包并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奔另一个包厢。一进门,立刻一通大骂,所谓回家避风头的男人根本没走,一直等着老包打听完消息回来呢。听到老包的口气,他知道自己这打算是白挨了,照老包这通脾气,估摸着就算是把省文化厅厅长搬出来,对方都不带打一个哈欠的。

    对于夜场里的这些勾当,石磊也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那一世里,每个月少说也有半个月的晚上会来到这种类似的场合,只是到了当时那种身份,石磊和张一松去的场合要比这个高档,也私密的多罢了。

    稍稍的谦让之后,石磊等王氏兄弟选完人,自己随便要了个看起来乖巧一些的女孩子。倒是张一松显得很兴奋,这是他这一世第一次接触这种场合,别看他在扬州的金大顺面前,似乎对金大顺曾经试图塞给他的女孩子毫无兴趣,但是那是因为他知道分寸,晓得利害,而不是说他真的没有色心。

    看到站成一排质量也相当不错的姑娘们,张一松眼睛都有点儿花。幸好他还顾忌着千万不能被其他人看出来他是个雏儿,从未来过这种场合,怕被人笑话,所以还算是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只是石磊坐在他旁边,能看得出来他眼睛里的火光,以及双手的手心早就汗湿。

    了个身高最高,一双腿最长,胸部也最大的妞儿坐在他旁边,张一松的眼睛里就光剩下那姑娘深深的乳|沟以及雪白的大腿了。仿佛恨不得坐到那姑娘对面去,也好看看她的短裙之中究竟穿着什么颜色的丨内丨裤。

    王家兄弟俩对于张一松的表现,多少有点儿数。头两天晚上虽然带着他去的都是酒吧之类的场合,也早就看出这家伙是个绝对的初哥,估计连女人的奶|子都没摸过。此刻看到他这强自按捺的表现,也就习以为常。甚至于觉得张一松表现的还算是足够的克制了,至少王小齐第一次接触这种场合的时候,血气方刚的他,差点儿就没在那姑娘坐到他身边的同时,就拉着那姑娘去洗手间了。这种情况,正如蒋风约想过却没对石磊说出口的那句话:“男人么!”

    性|器官的生长方式,决定了男人在这方面的侵犯意识,尤其是男人不存在后患的问题。排除掉社会伦理道德这种私底下可以完全不顾的东西,女人如果不是因为生理构造决定了她们在这码儿事之中始终处于承受状态,她们恐怕也不免会对不同型号的型男帅哥产生各种幻想。即便如此,在社会形态越来越开放了之后,出去寻找各类刺激的女性也越来越多了。她们不再甘心自己在男女之间的游戏当中扮演被侵犯的被动角色,也开始尝试着进行主动的进攻尝试。要不然,鸭店和小白脸这两个名词就不会存在了。

    男人有钱就变坏,这个金科玉律并不完全正确,至少在距离97年甭多,十年后,女人有钱没钱也变坏,就不再是一句厥词。而相应产生的,则是男人变坏也能有钱。

    音乐开始响起之后,张一松很快就跟自己身边那个身高腿长细腰丰胸的妞儿去角落“谈心”了,而石磊却和王氏兄弟俩攀谈起来。不过没多会儿,跟张一松性格更相似的王小齐,也就自动闪人,他发现石磊跟自己大哥说的话,他基本上只能听出他们用的是那些词,至于要表达什么意思,他完全如坠云雾之中。石磊果然值得风森林高看一头,也难怪风森林那么推崇他了。”跟石磊目前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王大齐,最终得出了这样的判断,同时,也有一个跟风炳菘相同的念头,那就是石磊的智商、情商固然可称天才,但是那些连地方大员都未必能够知道的消息,肯定是石磊家里给他的讯息。至于这些讯息的出处,只能是能够接触到这些东西的人。

    猜测,总是纷纷扰扰让人措手不及。看到石磊等人的交谈终于停顿了下来,坐在王大齐以及石磊身边的女孩儿,总算得到了见缝插针的机会,晃着手里的骰盅,满脸挑逗的询问他们要不要玩玩骰子简单的说大话,也叫吹牛。

    王大齐等人都是玩惯了的,但是这帮姑娘每晚都要玩许多次,堪称职业好手,若不是稍稍让着他们,估计这帮家伙就只有输的份。

    倒是石磊,那一世里对这个游戏也是精通无比,竟然杀了身旁那个小姑娘一个丢盔弃甲。到最后,男女分成两派,男的都把赌注押在石磊身上,女的都把赌注押在张一松那个身高腿长细腰丰胸的大美妞儿身上。石磊输了,全体男人喝酒,那姑娘输了,全体女人喝酒,结果,石磊愣是很争气的让王小齐粗鄙的骂了一句:“妈了个巴子的,老子等得嘴都干了!”然后,端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由于前期的工作做的足够细致,直接导致石磊、联通以及波导的三方谈判并没有太大的波折,只是在石磊的分成比例以及波导的回款速度上稍稍僵持了一会儿。

    但是利益的大方向已经相当的明确,其基础也十分的稳固,经过一个下午的讨论,临近五点的时候,石磊、联通以及波导的谈判算是有了一个基本清晰的结果。合同方面不是立刻就能签署的,除了石磊之外,其余双方都需要一个统筹的过程。不过三方面都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这次的合作基本上已经算是尘埃落定。

    石磊的提成比例,其实略高于石磊最初的设想,三方面讨论的结果是前九个月联通每月收取十元的基本费用,而波导则拿走剩余的四十。九个月后,波导回款完毕,而剩下三个月的所有收入都归联通所有。一台最便宜的数字寻呼机连同服务费用共计600元整,石磊获得其中的百分之二,也就是每销售一台寻呼机,石磊可以获得12元的提成收入。其中三成由联通支付,七成为波导支付。尤其重要的一点,是石磊要求并且最终得到三方同意的当月付款。这也就意味着,八月底就会有一个扎账期,而九月一开学,石磊就能收到第一笔的提成收入,比较有利于石磊接下来的发展。

    在这次的谈判上,还有一个对于石磊而言极其重要的议项,那就是这次的合作对象,不再局限于学生这个群体,而是将其扩大为所有高校的教职员工包含在内。这一点在销售工作开始之后,事实上又得到了一个有效的补充,吴东地区之内中小学的教职员工也可以凭身份证和工作证按照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寻呼机一台。

    基本的合作意向已经没有问题了,接下来就该是联通和波导的一些行政上的审批过程,不过相信他们都不会拖延时间,毕竟距离大学开学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而面对销售其实只有短短二十天左右的时间,大学生很多都会提前一周乃至半个月来到学校。

    尤其是波导方面,虽然技术上没有任何的难处,但是半个月内就要上马一条新的流水线,这个工程量还是颇有一些的。再加上后期的包装、物流等等需要的时间,波导的日程才是本次合作三方之中最紧张的一个。

    谈判结束之后,方自达提议一起吃个晚饭,可是石磊和何采蓝都相当不给面子的直接拒绝。

    何采蓝的理由很简单,他们波导方面时间太紧,间不容缓,他必须立刻赶回杭南省,把这件事敲定下来,然后带着公司的律师到吴东来跟方自达商议合作协议细节。同时还要立刻着手流水线的建立工作,就连吃顿晚饭的时间都显得极为奢侈。

    有了何采蓝的推辞在前,石磊的推辞就显得水到渠成。既然缺了一个角,这顿饭吃的也就没那么有劲了,不如等协议出台,三方签署完毕之后再好好的庆祝一下。方自达没有理会石磊的借口,笑着说:“你也别拿何总当挡箭牌,你自己晚上肯定也是有安排的。”石磊这才讪讪一笑:“不知道为什么,风家那个老爷子说是想见见我,让我去他家吃个饭,昨晚跟风森林约好的。”

    此话一出,又让方自达和何采蓝愣在了当场,两人对视了几眼,几乎同时说道:“风家?你说的是风炳菘?”

    答案不言而喻,石磊不需要回答什么,只是成功的从风炳菘这个名字上又借了点儿势,让方自达和何采蓝从心态上更加重视这次的合作。即便是到了他们如今这个位置上,要说跟风家合作什么生意倒是没问题,事实上也多有掺杂交错。但是要说被风炳菘点名一起吃顿晚饭,尤其是在他家吃饭,这内里的含义似乎就不是一单生意可以做得到的了。

    “你跟风家到底什么关系?”离开联通之后,何采蓝忍不住在上车之前还是抓住石磊问了一句。石磊笑了笑:“没什么关系,只是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风森林,聊天之下还算是比较投机,我也不知道他们家老爷子怎么就会叫我去他们家吃饭。”

    何采蓝当然不信,可是石磊也没给他继续追问的机会,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这小子身后到底有多深的一潭水?”何采蓝扶着车门,喃喃自语。其实石磊此刻在出租车上跟何采蓝同样迷惑,他是真不知道风炳菘为何会突然喊他去家里吃饭。昨晚风森林跟他说起这事儿的时候,石磊也愣在当场。

    虽然对风家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但是察其色观其行,恐怕也是那种在吴东跺跺脚会让吴东的地面抖一抖的家族,这从风森林试图将一个改制的国有研究所纳入自己麾下,以及跟王大齐之间显然有所交易就能看得出来。

    但是这显然是一个机会,石磊当然不可能傻到去拒绝,答应下来,可是心里的嘀咕却是没有减少半分。刚才在联通说出这事儿,显然是有借势的目的在内,但是石磊也是想要从方自达和何采蓝的表现上进一步观测一下,风家在吴东究竟有多大的能量。而效果,显而易见,石磊觉得自己之前恐怕还低估了风家的实力。但是问题也就出在这儿了……

    石磊是从二十年后重生回来的,那一世里,他还是个默默无闻的普通大学生,以及毕业之后在一间普通的公司做个小白领,不知道风家这样显然顶着半顶红帽子的巨贾无可厚非。但是后来他与张一松重遇之后,哪怕是作为别人口中的帮闲,其眼界早已不同往昔。

    当时石磊跟着张一松,打交道的少说也都是副省级以上的领导及其家属,如果是商人,身家低于九位数的大概永远没办法跟张一松这种级别的纨绔搭上话。可是,石磊却对风家相当的陌生,似乎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不光如此,还有那个王氏兄弟也是一样。作为张一松生活在部队大院时候的发小儿,而且是少将之后,石磊就更不可能,也不应该没见过这对兄弟俩。而石磊昨晚在见到王大齐王小齐兄弟俩之后,就一直在回忆,这俩人却根本没有在石磊的记忆里留下半点痕迹。

    除非是张同训越走越高之后,张一松完全忽略了曾经的发小儿,且不说张一松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如果他是这样的人,那一世的石磊根本永无出头之日,即便张一松后来跟王氏兄弟之间有什么龌龊导致双方不再来往,也没有道理说石磊从未见过王氏兄弟在圈子里出现啊。

    这里头肯定有什么古怪之处,只是石磊一时半会儿完全想不起来……但是石磊暗暗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忽视了这样一个看似不起眼的细节,他总有一种直觉,这里头有大文章,而且这个大文章闹不好会犹如一场七八级的地震。满脑子的官司,石磊发现出租车已经到了虎踞山的明陵路上,司机扭脸问石磊:“先生,您到明陵路哪里?这里已经是明陵路了。”

    石磊看了一眼周围,算不上太陌生,由于虎踞山上几个重要的景点的缘故,这里数十年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每隔几年便会多出一两处象征着奢侈消费和社会地位的会所而已。“到前边有个小广场停下来就行了。”石磊所说的小广场,实际上是三岔路口,前方的两条路,一条通往灵谷寺,一条通往中山陵。司机依言缓缓停车,石磊付了钱之后便站在路边随意的散着步,发现林间有一条小路,看看时间距离约好的六点还有一会儿,便干脆沿着这条他完全陌生的泥路

    小径缓缓走了下去。走进去大约五六十米的样子,石磊却赫然看到眼前绿枝横错之间,有个小院子矗立其中。小院子没有任何的出奇之处,只是用篱笆墙围起来的千余平方的大小,院子里种着几垄不同的蔬菜,房子也是极简单的样式,红砖灰瓦,看不出任何的特别来。

    但是无论多寻常的小院子,能够悄然矗立在虎踞山的明陵路旁,能够从缓斜的山坡上开出一片平地来,那也不是寻常人家可以做到的。甚至不是小富小贵可以做到的。

    周围绿树环绕,最年轻的树木大概也是民国时期种植的,更多的都是树龄过百的古木了。在吴东这种地方,虽然不像在平京那样,路上随便走个人家里都有可能有个省部级的亲戚,但是级别很高的首长也是相当之多。

    看着这处院子,石磊估摸着大概是哪位老首长住在这里,一时间不由得有几分犹豫,不敢太过靠近了。正琢磨着要不要掉头回到明陵路上,石磊却看到院中的屋子的大门缓缓打开,从里头走出来一个鬓角微微有些白霜的半老之人。约五十多岁到六十岁的年纪,面容寻常,目光却炯利的很,一眼看到石磊,也有些微微的诧异,但是很快却微笑着开口:“小友是来虎踞山游玩的?”

    石磊见对方开声询问,连忙走近两步:“真是抱歉了,老先生,我不知道这一处还有人居住。我应一个朋友相邀到这里,看看时间还早就四处溜达……”说到这儿,石磊似乎陡然间转过弯了,之前风森林说的便是让他到家里吃饭,而且又没给确切地址,只是说让他到中山门外明陵路口

    来之前打个电话,他就会过去接他。早先以为风森林家里住在月牙湖附近,但是出租车稀里糊涂的开到了这里,他也就干脆下了车,现在在这半山之上看到这么个独立的院子,莫非这里就是风森林的家?

    最初只是把风森林的家世想成普通的商人家庭,随后因为风森林的一些行为举止,石磊的判断上了一个台阶。又因为方自达和何采蓝的讶异,石磊又将自己的判断升了一级。而如果这处院子真是方自达的家,石磊就真不知做如何观想了。

    这怕不是至少有个十一二位数的身家,而且还得跟省里的关系相当之近,才能在这里弄出这么一处院子来?又或者,风森林祖上有什么开国元勋?可是开国元勋里,哪有什么姓风的,而如果风家真是开国元勋之后,也不会上赶着去求王大齐办事了,即便从第二代开始就没有从军之人,军方的关系也不会差的。看到石磊突然迟疑起来,话也说到一半就不说下去,老者也猜出了石磊的身份,笑道:“你就是石磊吧?我是风炳菘。呵呵,没想到你提前到了不说,居然还能误打误撞自己摸到这儿来。”风炳菘也看出来,石磊大概已经猜出些许的端倪了,没必要装神弄鬼,干脆一句话挑明。

    第92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