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市长和他的两个美丽儿媳妇 作者:肉书屋

    第97节

    得到蒋伯生首肯之后,石磊又跟蒋风约开始商讨下一步的事情。

    对此,蒋风约显然很不满意:“越是跟你接触的多,对你这人就越是要有戒心,你总是这样,任何事情都不会一次性说完,总是分阶段来做。达到一个更接近的目标之后,再提出一个接下去的提议,而往往这些提议就必须被通过。”石磊讪笑着抓头,蒋风约这算是一语中的。

    这都是那一世里跟权贵们打交道留下的后遗症,一件事情总是要分成几步乃至十几步,一步步的去完成。往往把最终的目标提出来会被对方断然拒绝的事情,经由石磊将其细分之后,一步步的去实施,就逼迫着对方跟着他的步骤和基调前进,每一个被划分出来的步骤都不会让对方觉得有什么不可接受的地方,又或者即便觉得有些为难,但是也绝对是可以克服的问题。以至于到了最后,就会发现原本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已经百分百的被实现了。“其实是刚才忘了,不是故意分什么步骤。”

    蒋风约翻了个白眼,显然是不信。“其实是这样的,有限公司要求股东数量至少是三个(这里说一句,具体文件我没查了,印象中97年新的公司法还没有实施,那个时候应该还是只需要三个股东就可以成立有限股份公司,而如今新的公司法则是规定至少五个股东)。大股东肯定是爷爷,而我有一个朋友将会以他名下一间公司的股份跟我们进行一部分股份的置换,具体应该是30%的股份,他们就是第二大股东。还缺一个,我就想不如便宜风约姐你了。”这倒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东西,但是蒋风约总觉得石磊还是在一步步的实现他的目的,而在这件事过后又会有新的什么情况出现。“我现在也有些积蓄,不过只有几万块而已,房子和车子已经把我这几年的积蓄花光了。”

    “风约姐的polo车是可以折算成固定资产的,再怎么说,一间公司的总经理,公司总不能说连座驾都给配吧?叫我现在给你买辆车,说实话资金很紧张,风约姐也未必开的惯。你的这辆车可以做全价入股,其实已经足够了。不过如果风约姐还能再拿出几万块现金,正好可以在公司成立之前,解决我手里现金不够的困难。加在一起,风约姐你拿走两成的股份吧。”

    “我只有五万块钱,加上车也就是十五六万,你那公司注册资金至少过百万,怎么也不值20%的股份。”“管理人员要是一点儿管理股都没有,我这个老板也太抠门了。如果不是我希望公司能够有一个绝对控股的股东,说实话,我还觉得两成少了点儿呢。”石磊一挥手,这事儿基本上就算是定下来了。

    蒋风约算了算,倒是也差不多,的确,高管人员分上五个点的管理股,倒是也算比较正常。当然大公司不可能,上市企业更不太可能,对于一间目前规模只有百万左右的公司而言,五个点的管理股也算不得太大。

    “那好吧,这个没什么问题。可是我为什么总觉得你根本是在我这里敲诈启动资金呢?”蒋风约一脸的戒备,但是心里也明白,这其实是石磊在给她送礼,只不过这份礼她倒是还算能接受的起罢了。石磊笑了笑,关于蒋风约手里那五万块钱,其实他倒也是的确存了弄过来当启动资金的念头。这责任主要在蒋伯生头上,是这个老头子把蒋风约还有五六万的存款的事情告诉石磊的,那时候石磊刚好提到了自己目前的资金略微有些紧张的事情。幸好蒋风约不知道是自己的爷爷出卖了自己,否则她又要感慨,蒋伯生不知道究竟是谁的爷爷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反正做好辞职的准备。公司成立之后,你自己的薪水你就自己看着办吧,反正你是总经理。”

    “喂喂喂,我怎么觉得你要当甩手掌柜了?你不会打算过段时间招聘员工的事情也交给我吧?”蒋风约立刻嗅到了不祥的气息,她这段时间算是发现了,跟石磊打交道要处处小心,一不小心就会被他给卖了,然后最可怕的是被卖的人毫无例外的会乐呵呵的帮着他数钱。

    尤其是蒋风约,本就提防着石磊还有下一步的什么新鲜要求,现在似乎已经来了。“这倒不至于,公司组建的事情我会忙好的,会把一间架构基本完整的公司交到你手里。你近期的主要任务是站好在联通的最后一班岗,努力提高本次合作寻呼机的销售量,销售量越大,我们的启动资金就越充沛,公司成立之后的第一笔生意也就会做的越好。”这话说的还让蒋风约多少放下了点儿心,但是她依旧很警惕的说:“没别的什么事情了吧?我告诉你,再有任何事情我都懒得理你了。然后,你得告诉我,下一步公司准备干什么?总不能让我这个总经理稀里糊涂的就上任吧。”

    “目前还没完全敲定呢,还在艰难的谈判当中,告诉你也没什么用。不过可以告诉你的是,还在信息通讯行业里转悠,你接下来面对的销售客户群体不会发生特别大的变化。当然,那些散客不在此列。而且绝对跟联通的业务不会有什么冲突的地方。”

    石磊知道蒋风约的担心,毕竟石磊这第一笔买卖是从寻呼机开始的,又搭上了波导这条线,波导已经在做手机的研发,听说以及很接近出产品的阶段了,蒋风约可不想自己从联通辞职之后,将来会跟联通这边打销售战,这是她所不能接受的事情。而石磊的解释倒是让蒋风约放下心来,再也没有了什么顾虑。

    原本石磊还在想着办公场地的事情,他已经想好了,既然现在资金不够,那就不要进驻新街口或者鼓楼这种租金已经在上扬通道里的中心区域,而是把目光放到了吴淮河以西的龙江区域。那里在04、05年之后,将会逐渐形成一个全新的cbd商圈,而现在只不过是有个体育馆和一片大型的住宅小区罢了,租金方面应该会相当的适合石磊目前的资金短缺状况。

    可是没等石磊实地考察,风森林送给他的那个手机就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来自扬州的电话,除了石为先,应该不会有别的人拨打这个电话了。

    “老爸,啥事儿?”“你这个小家伙,赖在吴东不打算回来了?这都一个多星期了,什么时候回来?”石为先的声音并不像他话语内容这么轻松。

    “行了,老爸,别打马虎眼了,说吧,有什么事情?”其实石磊心里已经有数了,三天前边捍卫已经带着由省纪委和省公丨安丨厅联合组成的调查组下去了,两三天的时间下来,调查应该已经有了初步的结果,尤其是在边捍卫这个心里已经有了定数的组长的主导之下。

    “省里的调查组找我谈过话了,也知道你在这次的事故当中起到的作用,所以你得回来配合一下他们的调查。省纪委的人跟我透了个底,他们实际上是要问你关于王庆庆投案自首的事情,这件事可是你搞出来的,连我都不太清楚内里的情况。”石磊二话不说:“行,我马上就坐车回去。”放下电话,蒋风约开口问到:“怎么,要回扬州?”石磊点点头,之前跟风炳菘以及边捍卫见面的事情,他并没有完全告诉蒋风约,只是提了一句。现在石为先突然让他回去,显然不是石为先所说的什么关于王庆庆的事情。而且,省纪委和省公丨安丨厅的联合调查组如果真的要找石磊问话,也绝不会告诉石为先谈话的内容,即便石为先是石磊的父亲兼扬州副市长也不行。那么,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边捍卫要见他。

    可是石磊的问题也就出在这里,边捍卫前几天才跟他谈论良久,按理说已经没有什么再需要跟石磊交流的,石磊所知道的情况也都告诉他了。边捍卫又会是因为什么事情要把石磊召回扬州呢?

    “你开我的车回去吧,你一个副市长家里的大少爷,让你去挤那些破破烂烂的中巴车,你肯定又得抱怨我这个未来的下属不体恤老板了。”

    蒋风约偶尔的俏皮话,却没能让石磊表现的更轻松一些,他只是在奇怪为何边捍卫会如此匆忙的要把他叫回去。反正很快还是要再回到吴东的,石磊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从蒋风约手里接过车钥匙,石磊敲响了蒋伯生的房门。蒋伯生大概也不是在午睡,只是故意留出空间给石磊和蒋风约聊天,石磊这边一敲门,他那边就已经拧开了房门。

    大致的跟蒋伯生道了声别,蒋伯生也没说什么,倒是嘱咐石磊早上要记得起来自己练练站桩,那几招太极的招式也可以练习一下。石磊一一答应下来,下楼取了车,一路朝东,往着扬州的方向行去。路上就想给张同训打个电话,了解一下调查组在扬州的动作,但是97年的时候,国内gs|m网络覆盖的真的还是不行,在车速几乎超过一百的高速公路上,石磊竟然几乎找不到手机的信号。

    一直到车子进入扬州地界,下了高速之后,石磊才看到手机信号稳定了许多。拨了张同训办公室的电话,好半晌才有人接了电话,却不是张同训本人,一问之下才知道张同训正在跟省里的调查组开会,石磊也不好多说什么,又准备给自己的父亲打个电话。

    可是没想到接电话的人似乎听出了石磊的声音,问道:“你是石磊吧?”

    石磊一愣,随即承认,对方又说:“我是李泰,市刑警队的。”

    石磊这才想起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张同训手下的得力干将,难怪他也觉得对方的声音有几分耳熟。“是李队啊,调查组那边有什么新消息?”“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回到扬州了么?张局估计到你一回来就会给他打电话,让我盯着点儿他的办公室。”石磊道:“我到扬州了,刚下高速,再有十几分钟应该能够赶到市中心。现在调查组和张叔叔在什么地方开会?要不要我先去一趟局里?”

    他知道,张同训既然叫李泰盯着办公室的电话,就显然是有话要让李泰对自己说。“不用来局里,你直接去扬州宾馆,调查组就住在那里,张局现在也在那边跟他们开会。张局有几句话让我交待你一下。”

    “李队你说。”“调查组下来之后,立刻把赵书记和周市长都双规了起来,分别谈话。张局原本该第一时间向调查组汇报目前的进程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调查组一直没有让张局去汇报,而是自行展开了调查。他们下来三天了,张局今天也是第一次被叫去汇报情况。张局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又听石副市长说调查组让他把你从省城找回来,张局担心上头有人要保周市长,这次事故的责任闹不好会落在石副市长的身上。毕竟石副市长是主管领导,出了这样的事故他也的确有一部分责任。所以,不管调查组问你什么,你千千万万都要小心应对。

    不过张局说以你的聪明,应该能明白其中的利害,反正一切小心就是了。”听到这番话,石磊倒是笑了,他并不觉得边捍卫会是那种陷害忠良,为了保护自己的学生而让其他的官员背黑锅的人。

    不过张同训和李泰都是一腔关心,他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去罔顾了他们的好意。“多谢了,李队,我会小心的。”李泰似乎是想要挂断电话,可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嘱咐了一句:“周市长据说一直都是省里杨书记一脉的人,调查组原本是由省公丨安丨厅徐厅长担任组长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出发之前又临时由省纪委的边书记担任了组长。根据我所了解到的,周市长在下头党校以及在省委党校的时候,都是边书记的学生,似乎他们之间的交情非同一般。你真的要小心一些。”“谢谢你了,李队!”石磊越发的诚恳,他知道李泰对他说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虽然石磊并不觉得事情会像他们所预料的那样发展,但是李泰的这番好意,他却不能不放在心上。

    挂上了电话,石磊对于边捍卫找自己做什么还是一头雾水,原本指望从张同训这里了解一些情况的,没想到边捍卫带着调查组下来之后,竟然根本不见张同训,完全不听取他的汇报。大概今天如果不是确定了自己会回来,他依旧不会把张同训喊过去吧。边捍卫的葫芦里,究竟在卖着什么药?

    不过距离揭晓答案的时间也不会太久了,石磊驾驶着polo已经进入了市中心,前方不远就是火车站,而扬州宾馆就在火车站附近。

    下车走进扬州宾馆的时候,石磊刚好和出来的张同训打了个照面。一看到石磊,张同训就问:“打过电话了?”石磊点了点头:“嗯,要不然也不知道直接到这儿来。张叔你放心吧,没事。”张同训勉强笑了笑,大概跟调查组的谈话很不顺心,让他颇有一种危机意识。石磊离开扬州去省城之后,张同训接到省里的指示,让他全权负责这次的调查取证工作。虽然省里目前把基调定在民事事故责任上,但是张同训已经掌握了大量的线索,只等王庆庆开口,就可以顺藤摸瓜,把证据搜集齐全。是以他还是干劲十足的。

    经过这一周的调查,几乎已经掌握了周伟顺和碧波建筑之间权钱交易的所有证据,虽然刘凯还没有开待,这些证据并不算特别的直接。但是张同训相信,只要对刘凯保持持续的高强施压,让他明白周伟顺保不了他,他就自然会交待清楚,以求一个宽大处理。可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布置不敢说天衣无缝,但是也已经足够的完美,调查组下来之后却居然连见都不见他,也完全不听他的汇报。虽然立刻就把周伟顺和赵以达双规了起来,让扬州不大不小的地震了一番,但是却也让张同训这个从前搞过特务侦察工作的老兵,嗅到了一丝不祥的气息。

    而今天终于让他进行案情的汇报了,可是调查组的人却又显得极度的漫不经心,不是说这些情况他们已经掌握了,就是说这牵涉到两个正厅级官员的前途和政府的威信,颇有点儿高举棒子轻落下的意味。不像是在调查真相,反倒是像在为什么人打掩护,越发让张同训觉得调查组颇有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倾向。

    这就让张同训感觉到了极度的不满,却无从发泄,同时也让张同训觉得有些危险,尤其是石为先。他这个位置本来就比较敏感和微妙,虽然说这个工程一直都是在赵以达明面上、周伟顺暗地里的双重推动之下迅速立项并且进行施工的,但是石为先始终才是主管领导,如果排除掉周伟顺在这里头起的保护伞的作用,把他的权钱交易放在一边,那么石为先的确是需要为这次的事故负上相当大的责任的。

    张同训非常的担心,省里的调查组到了扬州之后的种种表现,就仿佛省里早就定下了基调,准备牺牲石为先这个外来户似的。也正是这个原因,张同训才会让李泰守在自己办公室外头,只等着石磊打来电话。

    “石磊,不管上头有什么意向,只要你张叔我还坐在这个位置上,我就一定会彻查到底。”张同训此刻也无法多说什么,但他始终是扬州市公丨安丨局的局长,以王汉目前的状况,估计一个月之内,张同训就能接任政法委书记一职,然后入主常委。这起事故无论结果如何,想要牵连到张同训根本就不可能,张同训此刻也只能向石磊表个态,表示他一定会无条件的追查下去,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要把真相公布于众了。

    石磊依旧保持着轻松的心态,也猜出张同训的想法,笑着说:“张叔太多虑了,我相信省里会公正的处理这件事的。不过倒是有件事要麻烦张叔,能不能给我开个后门,给我弄个驾驶执照?”张同训愣了半天,他实在想不明白,石磊这会儿怎么还有心思搞什么驾驶证。可是石磊也没跟他多说什么,说完这句话就又问了一句:“哦,省里的调查组在哪个房间?”

    张同训机械的回答了一句:“302。”还想说点儿什么,石磊却已经直接朝着楼梯走去。

    看着石磊的背影,张同训心里复杂至极。石为先的这个儿子,他以前并没有太关注过,甚至于他从前跟石为先之间也很少打交道。如果不是这次仲后公园的事故,他也不会像如今这般与石为先同仇敌忾。其实石为先倒还在其次,反倒他这个儿子石磊,给张同训的印象太深了。

    那天在仲后公园,除了刚开始的阶段,后头他和石为先就几乎一直被石磊牵着鼻子走,就好像石磊是他们的领导,他们只是听从石磊的指示完成工作一般。

    今天这个诡异的局面,张同训不相信石磊会感觉不到其中的吊诡之处,但是石磊依旧能如此的镇定,甚至于轻松的仿佛置身事外,就又让张同训对石磊多了几分看之不透的情绪。

    那边石磊上了楼之后,找到302房,轻轻叩响了房门。

    “谁?”里头一个年轻的声音传了出来。石磊朗声回答:“我是石磊,请问边书记在这里么?”房内没有再发出声音,很快房门就被打开了。这是一间套房,但是客厅里已经被布置成一个小会议室的模样,长长的桌子横在并不算太宽敞的客厅中央,两旁坐着几个人,从二十几岁到五十多岁的都有。屋内烟雾缭绕,也不知道这帮人在里头抽了多少香烟。

    一进门,石磊就捂着鼻子,皱着眉头对边捍卫说:“边书记,咱们能不能换个地方啊?这烟味儿能把人闷死。”对于石磊的到来,除了边捍卫之外其余的几个调查组成员本身就已经有些奇怪,刚才石磊报名字,众人就是一阵面面相觑,还是边捍卫吩咐人开的门。现在看到石磊一进来,就好像显得跟边捍卫极其熟悉一般,众人更是诧异不已。

    更让他们诧异的,是边捍卫居然就真的站了起来:“好,我们换个房间。小黄啊,你去把305的房门打开来。”说着话,手里还夹着一支香烟就走到了石磊的面前。石磊看着他手里的香烟,撇撇嘴,边捍卫仿佛恍然大悟一般,赶忙将手里的香烟递给旁边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惹得众人又是一番错愕。进了305之后,边捍卫没有让那个开门的小黄进来,返身关上房门,才对石磊说:“我突然让你父亲把你喊回来,很意外吧?”“一路上都在琢磨,边伯伯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回来之后又接到线报,说是您带着调查组下来之后,可是一直相当的不务正业啊。除了把周市长和赵书记都双规了之外,竟然都没去找公丨安丨局方面了解案情。难道你们这三天就都躲在这间宾馆里抽烟了?”

    石磊颇有些没大没小的坐在沙发上,拿起手边的茶杯,在自动饮水机上接了些水。“你这个臭小子,哪里来的线报,你以为自己是特工么?居然还教训起我来了?”边捍卫倒是不生气,反倒被石磊这玩世不恭的劲头惹得笑了起来,语气之间也更像是一个叔伯对子侄的态度了。

    “我很忙的,您这一个召唤不要紧,我闹不好就损失二三十万您知道吧?还不许我有点儿怨气啊?最关键的是您明明知道我的电话,有什么事儿您直接电话里找我不就得了,还非得让我爸给我打电话,搞得我一头雾水的。”石磊依旧满不在乎的样子,翘着二郎腿,喝着饮水机里出来的本地纯净水。

    “你这个臭小子,我要是打电话给你,把你找回来那算是哪一出?只有通过石副市长,把你叫回来,才算是公事。”石磊继续晃着脚,眉头抬起:“那就是说,边伯伯您把我喊回来,其实是私事咯?”到这儿,石磊其实已经基本上猜出边捍卫的意图了,他也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总是最可怜的就是这些看着手下的官员成长的老头子们。位高权重,可是手下总是不免良莠不齐,手心手背都是肉,看到谁出事了,他们心里都不好受,尤其是周伟顺这种,一直都是边捍卫极其欣赏的得意门生,可是现在,他却要亲手断送他的前程。虽然说周伟顺是咎由自取,但是边捍卫的心思,石磊还是能够体会一二的。

    第97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