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市长和他的两个美丽儿媳妇 作者:肉书屋

    第98节

    “什么都瞒不过你这个鬼东西……”边捍卫笑着骂了一句,然后在石磊边上坐下:“公丨安丨厅的老徐几乎要跟我翻脸了,他估计和那个张同训同气连枝,都觉得我是在回护伟顺,张同训那个家伙,保不齐都以为我打算把你父亲当成替罪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吧?”

    石磊出奇的并没有继续讽刺边捍卫,反倒是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周市长不肯听劝吧?”边捍卫也不去管石磊是怎么猜出来的,重重的点了点头:“是呀,这孩子还是和从前一样的执拗,说起来,当初我还就是看上了他这股子执拗劲儿。我总觉得,一个干部想要为老百姓多做点儿事,就得有这股子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劲儿。可是今天,这股劲似乎被伟顺用错了方向。”

    石磊没心情听边捍卫跟自己这儿伤春悲秋感怀往昔,径直问到:“刘凯是没醒还是醒了不肯交待?多半是是后者,估计周市长手里有什么可以拿捏刘凯的东西,能够保证他供出自己也一定会死。要不然,就是刘凯和周市长之间交往太深,已经到了一条绳上的蚂蚱的地步,刘凯还在奢望周市长可以保他一条命!大概他觉得,只要周伟顺不倒台,他即便进了监狱,也很快就能出来。”

    说到最后的时候,石磊已经悄然不再称呼周伟顺的官职,而是直呼其名,显见其对周伟顺的厌恶。边捍卫没吭气,却是神色凝重。

    石磊想了想又说:“如果是后者,那么您对周伟顺的袒护还算是有点儿作用,这也就说明刘凯和周伟顺之间也仅仅只是权钱交易。但是如果是前者,边伯伯,恕我直言,您这是在自毁长城啊。要是周伟顺手里有什么能置刘凯于死地的东西,那么周伟顺就彻底没救了,这里头还不知道有多少文章,这个人恐怕死一千次都不足以平民愤。”边捍卫听到石磊这番话,仿佛一瞬间老了许多岁,整个身子都缩在了沙发里。此刻边捍卫内心的震动,不是语言可以描述的出来的,他是真心疼自己这个得意门生,可是,石磊的话却又字字诛心,万一真如石磊所言,那么周伟顺和刘凯之间的确就会有一些不可告人,并且是万死不能辞其咎的内幕交易。

    “三天了,周伟顺不肯自行交待,您也快扛不住这个压力了,尤其是徐厅长肯定也在步步紧逼。边伯伯,您说吧,您喊我回来,到底想让我做些什么。”石磊其实真的恨不得让周伟顺去死,如果说在那一世里,他对周伟顺还有些感激之情的话,那么在这一世,他明白了周伟顺才是刘凯背后的保护伞之后,他就真的恨不得亲手埋葬了周伟顺。

    说到底,那一世里石为先之死,虽然不敢肯定是否周伟顺直接造成的,但是他的间接责任却逃不掉。至于刘凯,石磊更是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这一点石磊从未对任何人说过,但是心里早已有了决定,不管刘凯最终的结局是什么,如果死了,倒也罢了,如果他还苟活人世,石磊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他送上黄泉之路。刘凯这种人不死,岂能大快人心!

    边捍卫还是没开口,半晌之后终于抬起头来,未开口先叹气:“我想让你跟伟顺谈谈,看看能不能让他改变主意。很多事情我没办法跟他明说,毕竟我是负责调查他的上级部门。但是你不是体制内的人,或许你可以告诉他一些事情,让他主动认罪。你也可以明着告诉他,我不会保他,杨明书记也不会保他,他走错了路,就要自己承担后果。”石磊突然笑了起来:“您这就已经是在保他了,何谈不保?!不过,我估计周伟顺现在或许也知道您一直在拖延着时间,他大概还会觉得您在保他吧。”“不会。我到扬州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他,我不会保他,但是希望他自己可以主动交代,然后求一个宽大处理。”

    石磊也半晌没有开口,最后也叹了口气说:“边伯伯,说实话,我的本心真恨不得周伟顺早点儿死,这种人,以前跟刘凯有多少权钱交易我没什么兴趣,但是这次事故发生之后,他想的不是如何挽回自己的罪过,好让死去的人超生,并且努力的抢救活着的人。却反倒对那些被困的民工又起了杀心……这个我没证据,只是我的猜测,但是我坚信这一点。所以,如果让我选,我真恨不得您立刻就把他拘起来,然后一枪打死,才能还那些死去的人一个公道。您怜惜您的学生我不方便说什么,但是您想让我去做这个说客,我不会去。”

    边捍卫突然抬起头来,小声的对石磊说:“那晚把你送回去之后,我又去了杨明书记的家里,所以第二天才会临时让我担任调查组的组长来扬州。那晚除了谈论伟顺的事情之外,我和杨明书记也通了个气,现在暂时让常务副市长宁报斌代为管理扬州市政府的事务,等到这件事处理完毕,我们打算让你的父亲先代理市长,明年再把他扶正……”一听到这话,石磊直接站起身来,断然道:“边伯伯,我之所以会没有任何避讳的跟您说这么多的话,是因为我尊敬您的为人,是因为我认为您是一个不会违反最基本原则的长辈。而不是因为您手里的权力。您这是想用我父亲的前程来换一个您对晚辈的照拂么?”

    边捍卫痛苦的摇了摇头:“小石,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而是杨明书记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市长和市委书记之间存在竞争,存在争权夺势,这是国内任何一个地区几乎都无法避免的事情。而这样也可以从某种程度上保证官员之间的相互牵制,从而保障更多人的利益不会受损。

    但是扬州一直以来斗的太厉害了,周伟顺和赵以达之间的问题,已经伤害到了扬州市民的利益。把张同训提到公丨安丨局长的位置上,以及把你的父亲从企业空降到地方上来担任这个副市长,也都是因为这些,省里想要做出一些平衡之举,希望有第三方的力量可以打破扬州市委干部之间这种水火不容的形势。伟顺这次的事情是一定要追究到底的,原本省里对于这个市长的位置还有其他人选的考虑,但是综合你父亲在这次事故当中的表现,以及他实际上已经获得了张同训这个常委的支持,已经可以在市委里拥有足够的话语权了,所以杨明书记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是你所想象的,我想拿你父亲的前途来跟你交换什么。”

    石磊几乎没怎么听边捍卫的解释,事实上边捍卫所说的这些,他心里也早就有些征兆。“那您为什么会在这个当口告诉我这些?您真的就一点儿都没有动过交换的念头?边伯伯,如果我是因为希望父亲升迁而去做违背我意愿的事情,那么我就会是下一个周伟顺。他可以拿手里的权力瞒天过海去做换钱的买卖,我不行。”看到几乎已经准备拔腿离开的石磊,边捍卫再度叹了口气,越发的显得老态龙钟

    看到边捍卫的模样,石磊突然又有些于心不忍,毕竟边捍卫始终只是一个想要保护自己得意门生的老人,他并没有坏心,相反,他还在想着挽救一个走在错误道路上的官员。“边伯伯,其实周伟顺是主动交代和被审查的结局能有多大区别呢?财产毫无疑问的要没收充公,意图谋杀始终只是自由心证,不可能有什么证据,他本身也就是一时念起,好在没有酿成恶果。他的问题现在也就是官商勾结,贪污受贿么,判个十几年到头了。他始终是个厅级干部,即便在里边也不会吃太多的苦。你真想照顾他,估计他七八年后也就出来了。难道您还想他主动交代之后,可以判他无罪或者缓期么?像是他这种人,没有了官位,也没有了这些年他弄到手的钱,难道您觉得坐不坐牢会有什么区别么?这些话我不想说,说出来就好像感觉自己跟他沆瀣一气一般,但是我是真不想看到您为他这件事继续这么难过了。”

    边捍卫已经彻底没有了声音,也不知道石磊这些话究竟能否对他起到作用,周伟顺始终是他看着成长起来的官员,也是他一手扶持的官员,现在却落到这步田地,边捍卫的心理,是没有人可以揣摩的透的。

    过了许久,边捍卫哆嗦着双手摸出一支香烟,可是半天都没办法打着火。石磊叹口气,接过边捍卫手里的打火机,帮他点燃了香烟。

    抽了口烟之后,边捍卫才又叹了口气说:“其实,我还有个考虑,原本是不方便对你说的。孩子,你知道么?现w}在省里有多少人在等着,或者说在盼望着周伟顺死撑到底?如果他主动交代,那么省里肯定就会到此为止了,绝对不会继续追查下去,伟顺身上也的确就是个经济问题,加上这次的渎职罪。可是如果他拒不认罪,最终从碧波建筑那边打开缺口的话,你知道那将会是什么后果么?”石磊心里猛然一惊,似乎一瞬间明白了边捍卫的意思。

    “我和伟顺之间的关系,我固然想要在一定范围内保护他一下,但是我也希望可以保护其他的干部。伟顺这个人我太了解了,一旦他确定我和杨明书记都放弃了他,他百分百会选择交待其他问题,来争取出路的。而这,就是省里许多官员最希望看到的结果。为官这么多年,我和杨明书记自问可以问心无愧,至少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一方百姓。只是,在某些事情的处理上,在某些官员的位置上,我们也不敢就拍着胸脯说一切都没有问题。我不是怕伟顺不顾后果的撕咬会害得我在这把年纪丢了官帽,而是担心会影响到整个江苏省的局势。不是我的话说的夸张,你这么聪明,可以好好想一想。”

    扬州已经地震了,当然这指的是政坛,而如果周伟顺下马之后反咬一口,会不会引起江苏省政坛的地震,没有人知道。即便出不了大事,也会从某种程度上改变江苏省政坛的格局,至少会给杨明书记的反对者们,找到一个很好的契机。为官这么多年,没有人敢说自己屁股下一定是完全干净的,就仿佛赵以达,他固然没有跟碧波建筑有任何的牵连,但是他的秘书王庆庆,却是主犯之一。这件事结束之后,赵以达不会因此丢掉官帽,但是他在扬州市委里原本的强势,必然会遭到极大的削弱。而随着周伟顺的力量被瓜分和瓦解的同时,石为先和张同训这个新的派系的成长就成为必然。石磊敢说石为先和张同训的粉墨登场只会是好事不会是坏事,可是他又怎么敢说周伟顺的事情如果真的影响到省里,杨明书记的权威被挑战之后,新崛起的派系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呢?

    这些本不是石磊或者石为先以及张同训需要考虑的事情,但是,作为边捍卫和杨明,他们必须步步为营。官场素来都是如履薄冰,举步维艰,面对官员的问题,保护某个官员的同时,也就是在保护他身后的那些官员以及受到他的荫护的官员,也更是在保护一方百姓。

    这话说的似乎有些牵强,但是细细想来,的确有道理。从前有个笑话,古代一个贪官到任某县担任县官,五年任期之中,将此县地皮挖低三尺,可见其贪到如何地步。五年之后,县官换任,全县百姓却大张旗鼓挽留此人,不肯让他走。有人问那些百姓缘由,百姓们说:“他已经让本县地皮薄了三尺,他也捞的差不多了,继续留任的话,所贪也必然有限。可是如果换个老爷,怕是本县的地皮又要薄下去三尺,这么五年五年更换下去,怕是这地皮迟早要被挖穿的。”虽然这只是个笑话,但是也从某种程度上传达了官场上的一些隐性规则。政府和丨党丨委之间,形成派系进行一定程度上的争斗,这是保持地方权力不过于集中的一个手段,同时也会形成相互之间的监督,对于老百姓不敢说有益无害,但是始终是利大于弊。这是一种平衡。

    斗争如果过于激烈,会让官员无心施政,只纠缠于政治角逐,老百姓就会民不聊生。而如果没有了斗争,一言堂之下,更是会让官员一手遮天,地方上任何问题都不会被曝露出来。这两种情况都不是上级领导部门需要的。

    扬州就属于这种情况,周伟顺和赵以达之间的斗争激烈了些,张同训和石为先就是作为平衡双方的妙招而插放进来的。

    而周伟顺的下马,必然会牵连到省里。作为培养周伟顺的杨明和边捍卫这个派系,显然就会受到一定程度上的冲击。如果周伟顺主动交代,不牵连出任何其他问题,杨明的对手派系也没有太多的机会可乘,这件事会慢慢的趋于平静。但是如果周伟顺的事情牵连过广的话,就会给省里另一个派系极好的机会,借以向杨明的派系发动强势的进攻。

    不管是扬州还是江苏省,政坛其实一直都是保持着一个微妙平衡的。而如果因为周伟顺的事情使得杨明这个派系话语权减轻,势必就会导致另一派的话语权加重,此消彼长之下,怕是江苏省的政坛就会失去原先那种微妙平衡。

    往严重了说,周伟顺这只小蝴蝶会引发江苏政坛的大型飓风,往轻了说,也会影响到杨明和边捍卫等人的个人权威。石磊已经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他再一次的被迫承认,从商的那一套他或许驾轻就熟,但是官场这一套,他还是太过于稚嫩了。哪怕他在那一世接触的都是太子|党、大衙内,也依旧没有真正体会到政治斗争的残酷。政治斗争最可怕的一点就在于,它不像商业计划那样可以全盘操控,只要把握住足够的要素,就算失败也不会一蹶不振。而政治斗争却是没有固定套路的,无法模仿,无法学习,任何一步都必须考虑到前后数十步可能产生的后果,也难怪有人说,想要当官,在遇到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首先要想的不是这件事能创造什么财富,能带来什么好处,而是万一失败,能不能避免自己的责任。趋利避害这个词,在官场上被发挥到极致。

    “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石磊终于从沉思之中抬起头来,“但是我还是要很抱歉的告诉您,我不会去帮您劝周伟顺,而且,我也不认为他这种……我真不想当着您的面说出这个词……他这种人渣,会听我的劝。”

    顿了顿,石磊又说:“不过,我可以去见一见周伟顺,如果您能安排的话。但是,我也有个要求,我和周伟顺之间的话不能记录,不允许旁听,即便是您也不行。”边捍卫不解:“既然你不打算劝他主动交代,那你去见他做什么?”

    “他差点儿害得我父亲死在爆炸现场啊,我去骂骂他不行么?”

    对于边捍卫来说,石磊那天究竟跟周伟顺谈了些什么一直都是个迷。而在调查组其他人的眼中,周伟顺就仿佛突然间精神崩溃,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痴痴傻傻的状态之中。调查组是不知道石磊和周伟顺的面谈的,这只有边捍卫知道,或者说还有省委书记杨明知道。但是他们完全无法得知石磊究竟对周伟顺说了些什么,居然会让周伟顺变成那副仿佛三魂去了两魂的模样。

    幸好这种痴傻并没有影响到周伟顺交待案情,石磊离开扬州宾馆之后,周伟顺就将自己这些年与刘凯之间的权钱交易悉数交待,巨细无遗,让调查组再没费半点气力。只是有一点颇为奇怪,由于周伟顺的主动交代,调查组准备向省纪委和省检察院申请关于周伟顺有自首事实的从宽处理的时候,周伟顺自己却对此断然拒绝,摆出一副只求一死的态度。而省里诸多期待着扬州事件能够掀起点儿风浪的人士,显然也只能落得一个失望的结局,在交待了跟自己有关的所有经济问题之后,周伟顺就此沉默不语,一句话也没有再传出来。

    边捍卫极其不解,数次找石磊询问他与周伟顺的谈话内容,石磊都只是简单的说上一句,“我不过对他说了一些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实话而已”,就再也没有任何回答了。边捍卫总不能揪住这事儿不放,事实上石磊已经帮了他的大忙,不管周伟顺自己是否持反对态度,他的主动交代还是会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而周伟顺的闭口不言,也极大程度的保全了江苏省政坛的局面稳定,没有人因为周伟顺事件而受到牵连,仅仅是在省内多了几个流言而已。这些流言,会很快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逝无痕。

    周伟顺把所有事情交代清楚之后,赵以达自然就被解除了双规,重新回到扬州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只是在党内有一个通报批评,批评的主要方向还是放在赵以达违规使用秘书上。按照原则,领导秘书的任期只有三年,在正常情况下是不允许领导秘书跟随领导岗位的调整而调整的。王庆庆却跟随赵以达超过十年,这虽然在地方上算不得什么要紧的事情,正常情况下也不会有人盯着这种事情去说三道四。但是由于王庆庆和周伟顺以及碧波建筑的勾结,省里用赵以达的党内通报批评决定,做出了对于此事最为“恰当”的处理。同时也在省委内参上撰文,严厉批评了地方领导携秘书换岗的不正之风,用王庆庆的事实书写了一部血与泪的教训,始终也就是走走形式罢了。

    只是了解赵以达的人能够看得出来,双规虽然解除了,党内通报批评也实在算不得什么太重的惩罚,可是赵以达回到市委之后,却显然憔悴了许多,一贯的强势也没有了往日之风,倒像是一个已然雄心全无只想在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混到退休的寻常干部。王庆庆作为市委书记大秘,受贿金额也达到百万之巨,幸而赃款悉数交清,且有主动投案自首并且指证其他犯罪嫌疑人提供了重要证据的立功表现,仅仅被判处了五年的有期徒刑,缓期两年执行。这也就意味着王庆庆几乎躲过了牢狱之灾,只是恐怕再也不会有以往市委书记大秘的风光了。

    王汉只是知情不报,并没有涉案事实,而且对于一个将要退休的老人,省委也不会去追究什么。最终王汉只是提前辞去了扬州市政法委书记一职,保留市人大副主任的闲职,等着几年以后彻底退休。

    而作为这起重大事故之中被挖掘出来的党的蛀虫前扬州市市长周伟顺,最终的结局是被判处十八年有期徒刑,这还是考虑到周伟顺主动交代犯罪事实之后从轻判处的结果。如果他顽抗到底,结局恐怕会跟刘凯一样没收全部非法所得(其实也就等于把整个碧波建筑没收了),由于贿赂官员、违规招标等等一系列的罪名并立,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基本上这辈子没机会再见到监狱之外的太阳了。其他涉案人员各有不同的惩罚,在省里暗示过不宜过度追究的指示之后,虽然谈不上是草草收场,但是也并没有把更多的人投入监狱。基本上这件事就算是到此为止了。作为本次事件之中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张同训,自然也就提前接任市政法委书记一职,顺利入主扬州市市委常委名单,算是真正的步入了扬州市最高权力中心。但是让知情人略微有些不解的是此事之中另一个有抢眼表现的石为先,省里竟然没有对他的工作职责进行任何调整,甚至于上上下下都似乎在刻意的回避着石为先这个名字,几次的嘉奖之中,都没有提到石为先,颇让一部分人感觉到不解。

    不少人开始猜测,张同训的升职本就算是分内之举,只不过时间稍有提前罢了。周伟顺的案子也是他的职责所在,况且省里一早做出指示,让张同训单独侦查。可是石为先在案发之后,也一直主张彻查到底,并且有越权侦查的事实。此举可能得罪了省里某位大佬,毕竟周伟顺是他们培养起来的干部,而石为先不过是个从部里的企业空降到扬州的干部,在本地以及省里都毫无根基可言。是以省委领导虽然不方便对石为先的所作所为表示任何不满,却在事后将其打入冷宫,恐怕石为先的政治前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但是又有一个让许多官员议论纷纷的话题,那就是周伟顺交待所有受贿事实之后,其相应的所有职务自然就都被解除,按照常理省里应该很快确定一个代理市长的人选,本该在张同训接任市政法委书记的同时也有人荣登市长宝座,哪怕这个市长之前还要加上一个代字。众望所归的人选自然是扬州市常务副市长宁报斌,他自己也踌躇满志准备接任市长一职了。

    可是问题就出在这儿,张同训得到了一纸委任状之后,宁报斌却并未能获得他意想之中的代市长委任状,省委只是做出一个批示,让宁报斌代为主持扬州市政府的全面工作。

    这就让许多人极为不解了,要知道,代为主持全面工作和代市长是两码事。虽然说代市长头上的代字也有可能摘不掉,但是代为主持全面工作,几乎算是宣判了宁报斌没有可能接任这个市长一职。省里究竟想要做出什么样子的调整,他们为何会把这个市长的位置空着,是从其他的副市长里有了人选,还是省里准备从其他地方调来一名市长?

    就连新任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市公丨安丨局局长张同训,对此也是极为不解。在调查组做扫尾工作,组长边捍卫和副组长徐丰年准备提前返回省城的时候,作为张同训真正的直管领导的省公丨安丨厅厅长徐丰年,就曾明示他很快就能得到委任状,并且含蓄的暗示他恐怕扬州的政局会有一定的调整。

    那时,张同训的猜测是常务副市长宁报斌升任市长一职,而在本案之中有杰出表现且担任副市长以来一直兢兢业业的石为先,十有八九要接任常务副市长一职。这才是比较理想也比较正常的一个结局。可是石为先甚至于没有得到来自于省城的嘉奖不谈,宁报斌居然也没能得到代市长的位置,这就实在让张同训一头雾水了。倒是石为先自己对此显得云淡风轻的,既不理会外界关于省委将其打入冷宫的流言,也没有对省委居然连一次口头嘉奖也没有下达表示任何不满,只是一如既往的进行着自己分内的工作。

    倒是赵以达虽然显然没有了以往的强势作风,却还是顾及到了这一点,找石为先单独进行了一次谈话,对他进行了一系列的安慰。

    这在外人看来根本代表不了什么,石为先是市政府的人,而赵以达主管的是市委,如果石为先是常委还好说,他只不过是排名最末的副市长,赵以达也不存在对于石为先的拉拢任何。当然,也不乏有善于钻营和猜测心重的人,会觉得赵以达此举是在向明显与石为先站在绝对统一战线上的张同训示好,即便石为先没有常委票,但是张同训却几乎可以代表两票,他身后还有军分区的一票。

    经过这次的事件之后,张同训和石为先身上显然被烙上了相同的烙印,谁也不会怀疑他们之间的同盟关系。如果不是省委对于石为先的态度过于暧昧不清,许多人甚至猜测过张同训和石为先以及军分区将会组成扬州市一个新的权力派系,不少中下层的官员,尤其是原属于周伟顺派系的官员,甚至已经想好如何向张同训和石为先靠拢了。

    但是石为先的原地踏步,使得这些官员也仅仅是在张同训接任政法委书记之后不断的上门拜访。石磊当然是知道其间内幕的,他很清楚省里究竟是如何打算,杨明和边捍卫,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都将会把石为先提拔到市长的位置上来。但是,一个排名最末的副市长,又是个在扬州几乎毫无根基的空降干部,想要令其立刻步入扬州政坛的绝对中心,是需要一定的步骤的。不管如何,省里都需要为石为先的晋升做出一定的铺垫。

    石磊坚信,用不了一个月,那些自以为领悟了省里意图觉得省委有领导对石为先不满将其打入冷宫的官员,就会跌破眼镜乃至于后悔不迭,因为石为先必将成为扬州市的代市长。

    但是,再如何扑朔迷离的局面之下,也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清醒之人。此刻已经去了人大养老的老政法委书记王汉,显然就是这里头的聪明人。唯有他,看出省里之所以没有让宁报斌升任代市长的弦外之音,甚至于去暗示了一些自己亲近或者提拔起来的官员,让他们在省里对石为先不动声色的时候,提前接触石为先。

    有了领路人,也自然就有人很快反应了过来,而石磊在省城的一些事情,以及他被边捍卫召回扬州的事情也并不是密不透风的。官员里总是不乏善于揣摩上级意图之人,于是在冷宫一说流传数日之后,又开始有一股新的传言在官员之间悄然弥漫开来。

    那就是石为先这个空降干部恐怕将会是周伟顺事件的最终得益者,甚至于一种近似于阴谋论的论调,也开始流传。有人开始认为石为先两年前的空降,本就是为了今天做准备,否则一个企业主管技术的副厂长,又怎么会被放到政坛里来浑水,甚至于有人觉得接任市长,才不过是石为先刚刚起步而已,石为先恐怕并不是没有根基毫无背景,而是他的背景不仅于省里,而是直挂中央。

    第98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